您现在的位置:学科
《大中华赋》引起的当代辞赋评论


 
《大中华赋》引起的当代辞赋评论


当代人多元的文体写作不必要一窝蜂地去弄什么辞赋,也不该像大跃进和文革当年一般,随大流地去写“红旗歌谣”和“小靳庄诗歌”。但是,作为一种文本写作,有那么一些爱好者在执着地操练,虽然表现各异,水平悬殊,总体来讲,既符合毛泽东当年强调的双百方针,还繁荣了文学创作
———摘自WWW.HYWX.COM网上评论
汉语辞赋当代表现的严肃批评
□ 刘墨 (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后)
□ 谭明 (中国青年报资深新闻工作者)
□ 周淼 (成都电子科大教育工作者)

文人和非文人圈里,在涌现越来越多的辞赋作者。
如果不是因为有个叫陈恩田的社会名流写了一篇号称“中华第一赋”的“爱国主义”作品,弄成书法(专家评价大约系“三流”)后通过炒作,卖价竟高达80万元人民币;如果不是因为赋作者中既有鬼才魏明伦似的剧作家,还冒出了现代诗人雪川似的“新古典派”;如果不是因为官方的主流媒体对辞赋不屑一顾,而实际上如此文化形态的东西毕竟正在市场经济营造的文化环境中成为一道景观……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上述种种原因,网上是不太可能引发一场褒贬互见以致发展到恶语伤害的争吵的。


争吵肇始于陈恩田的《大中华赋》。我们不妨阅读全文:
壮哉!巍巍神州,锦绣中华,天下万世永在,江山千古依旧;泱泱大国,朗朗乾坤,五千年华夏沃土,哺育龙之传人,八百代炎黄子孙,共筑盛世长城;黄河长江,巨浪滔滔,昆仑珠峰,耸入云霄。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曾记金戈铁马,烽烟四起,仁人志士云涌,英雄豪杰辈出,数不尽风流人物,演绎中华精彩,道不完朝野演义,谱写传世功勋。曾记国难当头,中华如睡狮猛醒,民众团结,同仇敌忾,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曾记马列旗帜,红遍中华,为民主,求统一,火凤涅槃,烈变新生,开天辟地,建国兴业,历经沧桑巨变,走过坎坷岁月,中华渐变富强,人民齐奔小康。
今朝中华,与日俱进,国泰民安,政通人和。百姓友睦,天下兴旺,文化繁荣,科学发达,有如大鹏展翅、巨龙腾飞。且看国民齐劳力,坚持科学发展观,党政一条心,促进西部大开发。众志成城,携手奋进,转动历史车轮,共创大中华辉煌。


陈作出现之前,网上早有魏明伦和雪川等人写作的《中华世纪坛赋》。
两篇赋作都不长,不妨也全文照录:


【魏赋】
朗朗乾坤,堂堂中华。高龄五千岁,繁衍百亿人。铁肩挑五岳,巨手开三峡。腰环万里长城,脚跨九曲黄河。高擎文明圣火,穿越世纪风云。火熊熊薪传百代,光灿灿彪炳千秋。
浩瀚青史,概括于坛内;辉煌文化,浓缩于眼前。徐行三百米平坦甬道,遥想五千年坎坷长途。论英雄不计成败,数风流可鉴兴亡。浪淘何物?功归谁家?文化乃常青树,科学乃聚宝盆。创造人间福祉,推动历史车轮。
驶至近代,国难当头。百年忧患,敌忾同仇。聚散沙成铁塔,变弱者为健儿。东方巨人如睡狮惊醒,民族魂魄化火凤涅槃。挽狂澜于既倒,建广厦于废墟。转国运蒸蒸日上,升国旗冉冉凌空。
登坛远望,乾旋坤定。天行健,地包容。前可见古人,后可见来者。对比幽州台,激发冲霄志。哀兵必胜,中华必兴。日月为我祖国作证,风霆为我民族壮行。踏星斗飞过世纪之交,驾神州立于强国之林。


【雪赋】
设坛祭祖,乃尘海茫茫,意会圣贤、神通经典之盛事。古今异格,赋颂不已。且喜京华世纪之交,日融乎比,月裁乎兴。凡人间山水草木,潇潇然如卞子采玉,琢就长安街西令惊鸿游目骋怀之杰作,坛名中华世纪。
此坛也,非教化空动之吟咏情性。森森万象,寓九州绵乎八极之道;冥冥造化,藏四海生于六经之名。岂肯淡忘文韬武略,长留堦前玉树临风;不为摹写雕龙画凤,重铸坛顶神眼照人。
昔者岁星由北而东,南巡西走,左行于地。其率领诸神统正方位之状,天何言哉!后世凡筑墙垒垣,出师讨贼,开拓封疆,均祭祀于大荒之中,掐玄机以扣天门。今物示于极,民动于心,泱泱华夏鼎新革故之伟业,璨然若炬。天之人望如金声玉振。负道义,垂华表,转国运,济沧桑!天下百姓再竭斯坛,莫不寄言盛世中华,披肝沥胆,以怀珞握瑜之妙笔,画衔才佩德之重彩也。
嗟乎神坛长在,盛世长在。区区辞约意简之赋,盖踯躅于阙伯难成岁首,改用实沈之意蕴美而成。笔路荒芜处,窃望披阅者视若写物图貌之省净文体也。是为辞缘。
正是以陈、魏、雪三人为代表的以上三篇辞赋,网上一时间为孰优孰劣的评说引起大哗。

一、我们这个时代要辞赋吗?
左传说,“不歌而颂谓之赋。登高能赋,可以为大夫”。
孔夫子说,“不学诗,无以言”。
赋既然是文学体裁中“可以为大夫”的登高咏叹之作,自然江山代代有作者。
可是,1919年五四以后的近百年里,古语体的诗词歌赋确实在悄然淡出文坛。这是白话文运动倡导的结果。远离六经的多数中国百姓习惯接受直白通俗的白话文,对古语体的辞赋敬谢不敏,当然也就慢慢疏远了。
可是中国几千年的灿烂文明是不该断流的。这正如从小学到大学的语文教科书里,什么时候完全取消了古文古诗呢?谁能说不到100年的白话文运动,对几千年的中华文明已经不需要继承了?不努力弄懂浩如烟海的古文化遗产,不激发全民对包括诗词歌赋在内的古文体系的尊重和解读热情,我们如何面对宏大丰厚的古代文化遗存并让它们为今人所用?
2004年,海内外一批以儒家自命的学人鼓噪“保护中华文明”,这种鼓噪发展到极致,便是和一些时髦学者相呼应而大肆鼓吹“少儿读经”。我们认为,重视古代文化和为了灌输古文明而强求读经并非一回事。当代人多元的文体写作不至于一窝蜂地去弄什么辞赋,也不可能像大跃进和文革当年一般,随大流地去写“红旗歌谣”和“小靳庄诗歌”。但是,作为一种文本写作,有那么一些爱好者在执着地操练,虽然表现各异,水平悬殊,总体来讲,既符合毛泽东当年强调的双百方针,还繁荣了文学创作,而且始终有人关注,有人阅读欣赏,何乐而不为呢?
曾几何时,“赋”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凡是吟诗词、弄笔墨者的一个动词。这让人想起《左传》开篇第一章《郑伯克段于鄢》中母子二人的和好之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
我们这个时代,用一点辞赋置换百分之九十的动画、游戏、快餐读物,当属正常。

二、辞赋能满足我们的审美需要吗?
陈恩田的《大中华赋》(含书法)出世后炒卖到80万元人民币是一个轰动性事件。
网民们“回过神来后”(陈恩田老乡的话)才发现,陈恩田“标语口号般的口水话值这个价吗”?
网上开始有人骂娘,骂的不堪入耳入目(恕不引用)。
受到牵连的有魏明伦(魏赋也有卖到30万一篇的纪录)。大儒朱相远、徐康、何开四等也偶被提及。魏、朱、徐、何等在中国文坛均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们的作品当然不是陈恩田写作的层面。相比之下,在网上成为热点之一的的雪川赋没有市场行为。雪因拒绝应邀写作他认为不该写的碑文而被责为“迂腐”,“假清高”。
林林总总的网民评说,概括讲来分三派意见:
倒陈派。认为《大中华赋》似的辞赋(包括一部分老先生如魏、何的部分作品)有两大硬伤,一是泛滥的政治用语,二是直白浅露的“口水皮话”。没有文化的人也能读懂固然没有审美障碍,但文化环境面临“礼崩乐坏”危机的当代中国,为什么不该花点时间在美伦美奂、古色古香里去寻求风雅颂的品味呢?
新古典派。以现代诗人雪川为代表的辞赋受到了相当一部分网友拥戴。雪作注重形象思维,在韵律、情采上肯下功夫,看他整体的作品可知是个有多学科支持的率真作家。他的局限性是文风稍嫌深奥,在网上读到的其它作品——包括《郭沫若祭》、《峨眉诗魂》和部分理论文字等——也有些理解障碍。
中庸派。认为只要敢写、能写就好。不管什么类别的赋,不该排斥风格多样化,作品有读者,有人买帐就可以,存在即合理。
我们认为,中外文学史上的文学事实,成为前提的一种标准,即作为一种审美形式的存在,文学首先是语言艺术,是由区别于一般日常用语的语言构筑起来的艺术。本雅明为什么把法国诗坛怪杰波特来尔看作是“同语言一道密谋起义的诗人”?从《诗经》,《离骚》,到李杜,到《红楼梦》,哪有概念堆积,标语口号罗列可以成为作品的?
可以相信,辞赋里总有能满足我们审美需求的作品。

三、一篇美籍华人的评说
吵吵闹闹的网上争议是很难有结果的。比较之下,我们摘录发言稍全面的哈佛博士陈漫克的《中华世纪坛;赋看谁家更出色》结束这篇评述:
…… 朱魏二公确系大陆文化名流,特别是以戏妖戏鬼扬名的魏明伦,这几年颇写了些得益于川戏戏文的辞赋碑文。我不想对魏氏的其它碑刻文字说长道短,只破题解读中华世纪坛赋。我相信海内外华人中不乏慧眼,不因名气大小论高低,对一序二赋做出一个公允的裁决。
朱赋开篇写“大风泱泱,大潮滂滂”,对“文明圣火”,唱出了“和天地并存,与日月同光”的气势。只可惜下文太多浅近直白的概念陈述,诸如“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卓越辉煌”、“前有古人,星光灿烂;后有来者,群英堂堂”之类,实在读不出“腴辞云构、夸丽风骇”(《文心雕龙》语)之美。魏赋更将浅近直白作生硬铺张,多了些外观大气内涵空洞的俗话套话,俨然当代戏文唱词中的俳优之语。譬如,“高龄五千岁,繁衍百亿人。铁肩挑五岳,巨手开三峡。腰环万里长城,脚跨九曲黄河”、“文化乃常青树,科学乃聚宝盆。创造人间福祉,推动历史车轮”……
而在行文中强调“古今异格,赋颂不已”的雪川赋,开篇即云“设坛祭祖,乃尘海茫茫,意会圣贤、神通经典之盛事”,是“京华世纪之交,日融乎比,月裁乎兴”,“潇潇然如卞子采玉”琢就的“长安街西令惊鸿游目骋怀之杰作”。下文则以“森森万象”和“冥冥造化”极言“此坛非教化空洞之吟咏情性”……“不为摹写雕龙画凤,重铸坛顶神眼照人”。妙在作者以阙伯、实沈等岁星的运行寓华夏璨然若炬之伟业,筑坛乃“物示于极,民动于心”、“掐玄机以扣天门”之作,“天之人望如金声玉振”。全篇突出民意民心,没有一点语言侍从之风……
 


 

最新送彩金娱乐网站: Copyright @2009-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柏叶306号 电话:024-62151563 63911652
无需存款送彩金网站 辽ICP备06014666号